冰与火之歌——《权力的游戏》《列王的纷争》95分《冰雨的风暴》 100分

这部小说的最大的特点就是写实,再也没有传统奇幻作品(如魔戒)那样鲜明对立的善恶。反而是具备一切善良品质的主角,往往活不过权利的游戏的第一个回合。
目前卷四看到一半,以下内容涉及剧透

这部小说的最大的特点就是写实,再也没有传统奇幻作品(如魔戒)那样鲜明对立的善恶。反而是具备一切善良品质的主角,往往活不过权利的游戏的第一个回合。

看到后面,这本奇幻小说,经常会让我合起书来想思考这个世界,思考应该怎样活在这个世界里。

带着荣誉和正义来到君临的艾德·史塔克,在先王驾崩之后优柔寡断,犹豫不决,为了荣誉和正义所累,丧失了最后翻盘的机会,不但搭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,还为后来妻儿离散,家破人亡埋下了伏笔。

而天真无邪的丹妮莉丝在却因为自己的仁慈,让仇恨找到了报复的机会,让马王不明不白的死掉,让自己孩子为之殉葬。之后,又在奴隶湾,带着一腔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热血,杀掉奴隶主,解放了奴隶,并且设置了制度,而奇怪的是那些处于善良的努力最终却没有带来善良的结果,奴隶们的生命依然得不到保障,弱者们依附于丹妮莉丝,让她的队伍变得迟缓而庞大。

而另一面,小恶魔一生都在为自己相貌付出代价,小时候,父亲和哥哥用残忍的手段迫使他看清楚这个世界的残酷,然而这却非常奇妙的让他的心中保留了一点最后的希望的火种,当整个君临上下一团糟,人人都在为自己的得失而奔忙的时候,小恶魔却在力挽狂澜,改变当时兰尼斯特家族的颓势。而黑水河之战中,面对在火焰面前颤抖的猎狗,他一个侏儒带着部队冲出城门解围,正当胜利之神向他招手的时候,却遇到了姐姐前来暗算他的骑士。而最后,当他从那场地狱一样的战争中活下来的时候,却没有多少人记得他的功绩。

当半死不活的霍斯特 徒利躺在床上把女儿认错的时候,我相信很多人都在为他感到悲伤。至少,凯特琳·史塔克为父亲往日的荣誉和今天的落寞而悲伤不已。

然而正如书中贾昆.赫加尔所言,凡人皆有一死,或者是像雷加一样战死沙场,要么像乔佛里,自以为聪明,实际上步步被人算计,最后在自己大婚之日乐极生悲,死在王座之上,或者是像艾德 史塔克,被自己的荣誉和正义所累,最后死的不明不白,或者像少狼主一样,独立支撑,左右周旋,或奋战于荒野,或运筹帷幄于帐中,最后却因为一个陌生姑娘的贞操,而违背了对手下的誓言最后被人暗算,赔上了自己和母亲的性命。这些人最后都死了。相比之下,霍斯特徒利还可以在晚年最后的时光里为自己年轻时的错误忏悔,而艾德 史塔克和他儿子很显然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,就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死亡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必须的过程,无论是像雷加一般壮烈,或者是像少狼主一般悲惨,我们终究逃不过这个过程,然而对于生命而言,霍斯特 徒利的一生可能是最完整的,他可以终老一生,最后在自己的城堡里看着自己的儿女,然后闭上眼睛离开这个世界。不管怎么样,也许只要人死了,总会有一个凯瑟琳那样的人,为他悲伤,为他哭泣,为他失去理智。后世传诵的故事之中,往往一切都是假的,因为只有胜利者书写历史。如果有一天,我们死后,连歌颂我们的歌谣都是假的,那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意义?我想,只有面前的人,只有心中的血液,生活中那些记住的东西,对一个人来说,才是真正的意义。所以尽管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,最后终老一生的没几个人,但是我觉得,也许他们活的才是最有意义的。

然而对于活着的人来说,从小的那些骑士歌曲之中所歌颂的,善良和正直,坚定和诚实这样的品质,也许永远不能和那些暗处卑劣的手腕一较高下。不管是在书里的世界,还是在我们现实的世界里,我们看到的总是那些让人无奈的事实。正如栾河城里阴谋杀害了少狼主和凯瑟琳之后,泰温兰尼斯特评价的那样:“战场上屠杀一万土兵与在餐桌边干掉十来个贵族相比,前者有何高尚之处?”,我想作者本人一定在善恶之间纠结过很久才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来,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对道德,对正义的直觉其实本来就是错误的,从结果来看,好心往往并不一定会有好结果,所以最终如果你希望有一个好结果的话,也许只有一个办法,变聪明,然后自己去预测这个结果。

不管是对于现实里的我们,还是对于书里那些沉迷于骑士传说的少女们,这本书都是一针解毒剂,从小到大,我们读过无数善恶分明的故事,我们受过无数教育把我们教育的善良无害,可是谁又能预防善意带来的恶果呢?没有办法,只有自己变得更聪明,不被道德和规则束缚,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,追求自己应该追求的结果。

最终,无论是书里的世界,还是现实的世界中,之所以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样不完美,不是因为大家都太坏,而是因为大家都太笨了。所以,这不是一首冰与火之歌,而是一首理想主义,英雄主义的挽歌。